|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四川银行领跑微众抢眼
发布时间:2022-08-04        浏览次数: 次        

  自1995年城农商行登上历史舞台以来,区域性银行经历了高速成长和规范发展的阶段。近年来,区域性银行的资产增速显著放缓,但得益于地方差异化优势,优质的区域性银行的增速与成长性仍高于全国性银行。

  时代财经根据中国银行601988)业协会相关数据整理发布了《2022年中国银行业“成长力·领先力”榜单》,根据2021年各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净利润增速以及不良贷款率的降幅等综合评定非上市银行的成长力表现,此篇为“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

  非上市银行在支持地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等重点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实现“金融机构服务于实体经济”方案的重要一环。

  在“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除恒丰银行、广发银行为全国股份制大行外,其余银行多为城市商业银行或农村商业银行。

  从盈利能力来看,2021年最具成长力的30家非上市银行整体经营业绩有所改善。除大连银行净利润下降外,其余银行都实现了正增长,其中有24家净利润同比增速超10%,四川银行更是以84.68%的净利润增速领跑。

  在资产规模方面,榜单中的大部分非上市银行都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资本扩张。除廊坊银行外,其他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均实现增长,其中温州银行、深圳农村商业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表现抢眼,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在2021年分别提速了41.88%、26.76%、31.89%。

  资产质量上,“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的银行不良贷款率均控制在3%以下。除桂林银行、顺德农村商业银行、广东华兴银行外,上榜银行2021年不良贷款率均同比下降,整体资产质量逐渐向好,抵御风险能力进一步增强。

  具体来看,位居榜首的四川银行成立于2020年11月,是四川省首家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注册资本金300亿元,位居全国城市商业银行之首。2021年,四川银行净利润达6.39亿元,同比增长84.68%,不良贷款率从2020年的2.14%降至2021年的1.59%。

  时代财经注意到,四川银行服务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川营业网点达105个,并在成都、凉山、攀枝花、泸州等设立了分行。

  以“植根深圳,深耕粤东,拓展湾区”为战略布局的深圳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深圳农商银行”)排名第二,2021年其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同比增长36.76%,净利润同比增长29.76%。截至2022年3月末,深圳农商银行集团资产总额突破6000亿元,服务于大湾区1000万个人客户和28万中小微企业客户。

  作为扎根深圳本土70年的社区零售银行,深圳农商银行的零售客户群体中,新市民群体数量占80%以上。为了更好地服务新市民,今年7月,天将永久图库,深圳农商银行推出8项举措全面搭建新市民金融服务体系。

  排名第三的温州银行,致力于支持中小企业发展,2021年其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同比增长41.88%,是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中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增速最快的。截至2022年6月末,温州银行资产规模3521亿元,存款总额2406亿元,贷款总额1940亿元。

  在“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是唯一一家互联网银行,由腾讯、百业源和立业等多家知名企业发起设立。招商银行600036研报指出,微众银行既无物理网点,也无需财产担保,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风控等发放贷款。截至2021年末,其有效个人客户3.21亿,小微企业客户达270万家,管理资产规模突破1.5万亿元。

  而恒丰银行、广发银行则是唯二的两家全国性股份行,分别排在第7位和第14位。其中,广发银行2021年核心一级资本净额1867.1亿元与净利润174.76亿元均在“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位列第一。时代财经注意到,近期银保监会批复同意了广发银行股权更变——财政部持有广发银行11.37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5.22%,成为该行重要股东,这也是财政部首次直接持有股份制银行的股份。

  除了上述银行,“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多为城商行和农商行。其中,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表现亮眼,排名第五。2021年其核心一级资本净额242.99亿元,净利润10.95亿元,同比增长29.13%,不良贷款率从2020年的3.31%降至2021年的2.55%。汉口银行则是除四川银行和温州银行外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增速最快的城商行,同比增长24.89%。

  相对于上市行,非上市银行的资本结构相对单一,资本补充渠道也较为有限。银行核心资本补充方式主要包括IPO、可转债、定增、配股等,其他一级资本的补充渠道包括永续债和优先股等,二级资本的补充渠道则有二级资本债等。

  其中,非上市银行更多地依靠债券融资的方式进行“补血”,较为常见的是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不过,在政策支持下,地方政府专项债也成为了中小银行尤其是非上市银行的补充资本金的方式。

  早在2020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决定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据银保监会今年1月披露,银保监会会同财政部门累计批复210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

  今年上半年,经国务院批准,银保监会已向辽宁、甘肃、河南、大连四省(市)分配了1030亿元专项债额度补充中小银行资本。近期,还要批准一些地方的专项债发行方案,预计到8月底,将完成全部3200亿元额度的分配工作。

  从IPO来看,A股也迎来了中小银行的上市热潮。2021年以来,已有重庆银行(601963.SH)、齐鲁银行(601665.SH)、瑞丰银行(601528.SH)、沪农商行(601825.SH)、兰州银行(001227.SZ)等银行成功在A股上市。“时代财经·最具成长力非上市银行30强榜单”中,广东顺德农商、成都农商银行分别于2019年、2021年申请上市,目前仍处于上市排队之中。